日本昇龍道 DAY 4-3:箱根周遊之箱根空中纜車.箱根海賊船.箱根山戰爭.殘念大湧谷

搭乘箱根登山纜車來到早雲山,接著就要搭上箱根空中纜車,越過冠ヶ岳及神山的東北山谷。這裡是箱根火山的中央火口丘,經過水蒸氣爆發的崩塌及火山碎屑流的堆積,形成現在地熱活動活耀的噴氣地帶。江戶時代將此開發為箱根十七湯之一的大涌谷溫泉,也是現今旅客幾乎必訪的熱門景點。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早雲山駅是箱根登山纜車與箱根空中纜車的交匯站,本是該走上階梯,到2樓搭乘箱根空中纜車,今天卻非如此。因為從前一年2015年5月,地震活動頻繁,日本氣象廳發佈消息,大涌谷附近有可能發生小規模高溫蒸氣噴發等突發性火山活動。基於安全考量,神奈川縣宣佈關閉大涌谷景點,大涌谷半徑3公里徒步旅行路線禁止進入。

這一封,就封就從2015年5月封到我們前去時的2016年2月底,不但不得接近大涌谷,周邊店家歇業,纜車也無法從上方運行而過。直到我們回國後的2016年4月,地震頻率下降後,才又重新開啟。

雖然我們行前就知道這消息,還是頗為遺憾。就像得知小田原城正在整修一般,無奈,但也只能接受。
IMG_0677

下一段的交通方式,由接駁巴士代替空中纜車。地上原本用來排隊進站區分搭乘空中纜車與登山纜車的標線,現在成為出站換搭接駁巴士的指示。旁邊的隊伍是排直達桃源台駅的巴士,我們則是選擇前往姥子,在換搭纜車。

聽說早雲山駅外面的觀景台,天晴時能夠望見相模灣,我們卻沒有閒情雅致。從湯本到早雲山,已經11點半,後面還安排幾個想走訪的地點,若是錯過當下這班接駁巴士,不知下一班要等多久。
IMG_0674

等了好一會,接駁巴士終於出現。看到巴士有點小小訝異,不是因為看到統一獅Logo的關係,而是隸屬西武集團的伊豆箱根巴士。
從戰國幕府時代結束,來到明治時代後,以箱根山為主舞台,爆發了另一場鬥爭,稱為箱根山戰爭。對立的雙方,分別是:
  • 西武集團:伊豆箱根鐵道的伊豆箱根巴士、箱根蘆之湖遊覧船
  • 小田急集團:箱根登山鐵道、箱根登山纜車、箱根觀光船
兩方在交通運輸事業上角力,延續了數十幾年,被揶揄為箱根山猿蟹合戰(箱根山さるかに合戦)的商業鬥爭。

大正8年(1919年)小田原電氣鐵道的登山鐵道從湯本延伸到強羅,富士屋自働車的乗合自動車(路線巴士)也開始運行,將旅客大量帶入箱根地區。這時創立西武集團的堤康次郎,成功取得輕井澤土地投資後,也注意到箱根的潛力,開始把目標投向箱根。

次年,堤康次郎先是成立了箱根土地株式會社,購入強羅10萬坪的土地,買下前一年成立在蘆之湖的遊船公司 - 箱根遊船,併購整併了渡輪公會,壟斷了蘆之湖觀光船事業,成了踏入交通事業的第一步棋。

來到箱根的旅客,在大正10年(1921年)登山鐵道鋼索線的空中纜車開始營運後,便能夠從強羅進到早雲山。這時,被小田原電氣鐵道送進山區的旅客,會選擇徒步到蘆之湖畔,從湖尻搭乘觀光船到元箱根,一覽蘆之湖的風光。這樣的旅客漸漸增加,小田原電氣鐵道與箱根遊船也攜手合作,推出名為"箱根廻遊切符"的周遊票。看似友好的兩方,以強羅及箱根山為分界,各據一方,各自經營。
IMG_0681

如果僅靠小田原電氣鐵道的電車及纜車才能抵達位於山中的蘆之湖,那麼也太為受限於他人。於是,堤康次郎計畫利用湯河原到箱根町的鐵道,再建設一條從強羅經仙石原,再到箱根町的鐵道。不過這計畫沒有執行,反倒是在大正13年(1924年)收購了駿豆鐵道,也就是現在的伊豆箱根鐵道駿豆線。

收購的目的,則是為了駿豆鐵道旗下的巴士事業。或許是箱根登山鐵道的前車之鑒,山區鐵道鋪設不易,若是改巴士來替代,會更有效益。於是便以駿豆鐵道自家底下的路線巴士運行為由,向內務省提出自動車専用道路(高速公路)的建設申請,分別為:
  • 連結熱海峠及箱根峠之間的十國線(靜岡縣道20號)
  • 從小涌谷出發,經早雲山、繞行箱根山的北邊,經大涌谷,到蘆之湖東北端的湖尻,此為早雲山線
  • 從湖尻到元箱根的湖畔線
由於早雲山線經過的土地屬於小田原電氣鐵道改組後的箱根登山鐵道,因此箱根遊船就與箱根登山鐵道簽訂契約,小涌谷與早雲山之間為有償借貸,早雲山到湖尻為無償借貸。

這3條公路陸續於昭和7年(1932)年~昭和12年(1937年)通車,因為當時從早雲山到蘆之湖之間只能步行,所以這項公路建設對雙方都有好處。不過,卻間接壓縮到富士屋自働車的生存空間。

後來經過幾番會社變革,箱根登山鐵道將貸自動車的事業轉讓給富士屋自働車,富士屋自働車改名為富士箱根自動車。箱根遊船與駿豆鐵道合併,成為駿豆鐵道箱根遊船。就這麼相安無事的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戰後,原本平和的局面破裂了。

昭和22年(1947年)駿豆鐵道的巴士事業部向運輸省提出巴士路線的執照申請,欲經營小涌谷至元箱根這段路線。元箱根就在東海道的國道一號上,這步棋一旦成功,通往小田原的通道一氣呵成。

然而,元箱根到小田原這區間本是由箱根登山鐵道的巴士來運行。箱根登山鐵道眼看自己的領域就要被蠶食鯨吞,當然是強力反對。

只是種種的不利因素都落在箱根登山鐵道上,原本汽車交通事業法1線路1營業的原則,被戰後獨佔禁止法的施行而打破。再加上戰時不要不急線的影響,以及颱風的受災待修,箱根登山鐵道巴士的整備隨之推遲。眼見如此,當地居民大多贊同駿豆鐵道巴士的加入。天時、地利、人和下,在有班次限制的運行條件下,駿豆鐵道巴士獲得了線路執照。

昭和25年(1950年),納入小田急電鐵的箱根登山鐵道的巴士事業,也不甘示弱,取得早雲山線運行許可,行駛小涌谷到早雲山到湖尻之間。這段路線讓小田急的巴士完成周遊箱根山及蘆之湖一圈的最後一塊拼圖。

這一次,駿豆鐵道反對了。堤康次郎認為早雲山線這條自動車専用道路,是由駿豆鐵道自行出資建設,應該屬於自身的專有道路,分給別人共同經營是毫無道理的一件事。就在運輸省幾番的協調下,自動車専用道路成為有料(付費)公路,兩社簽訂有料公路利用契約,始得運行。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此時接駁巴士上,欲前往姥子的旅客,擠滿整台巴士,水洩不通。山區低溫,草叢與路邊還有殘雪薄冰,大涌谷的高溫蒸氣有如雲煙四處繚繞。不確定噴氣地帶的樹木是已經枯死,還是冬季枯葉落盡。
IMG_0685

大涌谷的由來,是近1萬年箱根火山的後期活動,由破口火山內的中央火口丘群噴發後所形成。約在3000年前,中央火口丘上的神山,水蒸氣噴發,導致神山西北面的山體大量崩塌。到了2900年前的噴發,在山體側翼形成冠ヶ岳這個火山穹丘,引起大規模的熔岩,將早川上游的仙石原湖掩沒大半,流不出去的湖水,成了活山堰塞湖,就是現在的蘆之湖。而噴發處的火山碎屑物,堆積在崩塌地,形成了大涌谷。

江戶時代開發溫泉時,這裡稱為地獄谷或大地獄,直到明治9年(1876年)9月明治天皇與皇后來此視察,才改名為大涌谷。

相傳在安平時代,弘法大師在此製作了一尊地藏像,是祈求延長壽命、保佑子女的延命地蔵尊。信眾只要來此參拜,吃下用溫泉煮熟且外殼產生化學反應變色的黑色雞蛋,就能延長壽命。

只可惜我們與黑蛋無緣,行經通往大涌谷的叉路口,無法前往的遺憾。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約莫10分鐘的車程,來到箱根空中纜車的姥子駅。要不是因為早雲山與大涌谷之間的纜車關閉,我想我也不會在姥子進出。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圖片 001
(圖片來源:小田急電鐵 超值車票 箱根周遊券)

既然已經來到了姥子,就先說說空中纜車好了。

駿豆鐵道與小田急的巴士路線之爭,看似告一段落,卻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暗潮洶湧。和平的態勢沒有維持多久,水陸空的戰線持續擴展。

雖然蘆之湖上的攻防仍在持續,但公路的爭奪,卻讓小田急吃鱉。小田急看似完成了周遊箱根山及蘆之湖一圈的交通運輸模式,卻被反將一軍。駿豆鐵道對運輸省部分官僚濫用行政權,以及對手的箱根登山巴士及箱根觀光船的運行,造成自身的損失而提起訴訟,並在東京高等裁判所獲得勝訴。

昭和31年(1956年),兩社所簽訂的有料公路利用契約期滿,駿豆鐵道決定在期滿的同時廢棄契約,協定就此破裂。早雲山線自動車専用道路的出入口,被駿豆鐵道裝置了遮斷機,拒小田急於門外。駿豆鐵道在隔年更名為伊豆箱根鐵道,與小田急雙方僵持不下,互不退讓,就連運輸大臣也出面調停。

此時,小田急搬出了手中的王牌。這是一個從昭和6年(1931年)就有的構想,準備建設連結早雲山至湖尻桃源台的空中纜車,並在同年昭和33年(1958年)取得許可執照。

姥子駅站外的小廣場上,保留了橘白色相間的初代車廂,從一開始營運就服役到昭和63年(1988年),之後由橘灰色的二代車廂替代,接著服役到平成18年(2006年)。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現在第三代的車廂分別採用藍、紅兩種顏色,空間及視野也大為增加。顯目的Logo上,簡單的線條分別代表蘆之湖、大涌谷噴煙、富士山。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IMG_0695

只不過這張王牌面臨到一個問題,纜車路線會經過伊豆箱根鐵道的自動車專用道路上,在建設時需要伊豆箱根鐵道的同意,可想而知,屆時會遇到相當大的阻力。

當然,伊豆箱根鐵道內部也是出現許多反對的聲浪,創辦人 - 堤康次郎卻排除眾議,讓小田急無償使用土地,並讓纜車從自動車專用道路上空經過。

這無疑對小田急是個大好消息。昭和34年(1959年),箱根空中纜車便開始動工,同年年底就完成早雲山與大涌谷之間的架設,率先開始運行。翌年,大涌谷與桃源台之間的路線也完工,再次確保周遊箱根山及蘆之湖一圈的交通。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纜車順著山稜緩緩往蘆之湖的桃源台下降。車廂的景觀窗很大,刮痕很難得不太多,有貼類似隔熱紙的薄膜,看上去的色彩都變得有些復古。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纜車一駛出姥子駅,我們馬上就盯者西北方搜索,找尋富士山的身影。可惜,箱根山的古期外輪山與天空之間,漂浮一層白雲棉絮。沒能看見期待中的富士雪景,覺得相當遺憾,畢竟前一天搭東海道新幹線錯過一次,現在在箱根空中纜車上再錯過一次,等下搭船遊蘆之湖就更別想看到了。

回國後,仔細查看照片,才發現雲層中藏有一片潔白的雪冠,還有雲端上露出那一小片山頂,卻也沒能有所安慰。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纜車車廂潛入樹林,桃源台駅漸漸從湖邊浮上來,短短8分鐘的空中纜車體驗,接近尾聲。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沒想到堤康次郎的決定,卻為伊豆箱根鐵道帶來不利的發展。

比起蜿蜒的公路,截彎取直的箱根空中纜車,沿線早雲山駅、大涌谷駅、姥子駅、桃源台駅四站,三段共24分鐘的纜車時程,大大縮減從早雲山到桃源台的時間,直接威脅到伊豆箱根鐵道的巴士事業,甚至取而代之。

大多數的旅客只有在纜車停駛時,才會改搭巴士從早雲山前往蘆之湖,就像我們今天這般。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箱根空中纜車在蘆之湖的端點站 - 桃源台駅,站房上半部分為纜車的搭乘空間,下半部分結合了觀光船棧橋碼頭與餐廳,大大增加旅客轉乘及歇息的便利性,更是衝擊不遠處的伊豆箱根鐵道的蘆之湖遊覧船的湖尻棧橋碼頭。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此時停靠在桃源台港的是勝利號(ビクトリー),仿18世紀英國在多次重要海戰活躍的戰艦為原型而建造。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登山纜車 & 空中纜車

下樓後,按原本的計畫,我們要轉搭箱根登山巴士F線。

之所以不搭乘箱根海賊船而改搭巴士,是因為F線的行駛路線是繞過蘆之湖西側,沿著箱根火山的古期外輪山的山稜線到箱根町。

路線的特別之處在於,這是一條觀光有料道路,稱為蘆之湖 Skyline (芦ノ湖スカイライン),起點箱根峠、終點湖尻。於昭和34年(1959年)由藤田觀光株式會社闢建,也是箱根山戰爭中的產物,如今由芦ノ湖スカイライン株式會社經營。
既然為收費觀光道路,就一定要有過人之處。首先就是能夠晀望愛鷹山及富士山的三國峠展望所,這是行前蒐集資料,無意間在Google Map街景圖發現。絕佳的展望,更是被列入箱根地區富士山10大絕景第8名,就算搭乘F線中途無法下車,也要把握行駛中的車窗美景。

第二個理由是這條蘆之湖 Skyline在平成27年(2015年)4月鋪設成音樂道路,推出新世紀福音戰士音樂路段(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メロディペーブ)。當然這不是沿途播放音樂,而是在路面設置一定距離的橫溝,車輛在定速行駛時,藉由輪胎摩擦橫溝而產生的聲音。只要在特定路段上,維持時速40公里,就能聽到"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的旋律。
一問諮詢櫃臺才發現,F線一天僅有2班次!桃源台發車時刻為12:05及14:40,第一班已經跑了,第二班太晚,而箱根町發車的時刻為11:00及13:30。我們趕緊加入排隊人龍,稍微調整動線,看似還能趕上箱根町的第二班F線巴士。
IMG_0733

IMG_0730

箱根觀光船也被稱為箱根海賊船,有三條往返桃源台港、箱根町港、元箱根港的航線。
圖片 001

排隊隊伍移動得很快,心中焦急地想上船。此時淡綠色船身的Vasa北歐獅瓦薩王號,也停靠到桃源台港的棧橋。

Vasa 北歐獅瓦薩王號是以17世紀的瑞典戰艦 - 瓦薩號為原型,該戰艦是由瑞典第一代國王古斯塔夫·阿道夫(Gustavus Adolphus)下令建造。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我們要搭乘的是藍色船身的勝利號,相較之下,勝利號就比瓦薩號樸素許多,船身少了許多豪華雕刻裝飾,而瓦薩號的華麗,卻在歷史上成了經典。

以前念管理學時,就有讀到瓦薩號這個經典個例。這艘軍艦為了追求極致,沒有考量自身的限制,在國王加強火力及防禦力的要求下,船上加裝超出數量的加濃火炮,以及雙層防護板,導致船艦頭重腳輕。1628年8月從斯德哥摩港口首次出航,航行不到1海里,便因為船身不穩,沉入海中。

如今瓦薩號被打撈上岸,展示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瓦薩沉船博物館(Vasamuseet)。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另一旁的棧橋,停靠的是Royal II 南歐皇家太陽號,是以18世紀身為法國艦隊旗艦的皇家路易號為原型。能一次看到三艘小田急的箱根觀光海賊船,也算蠻幸運的。

其右後方的不遠處,就是伊豆箱根鐵道的蘆之湖遊覽船的湖尻港碼頭。
IMG_0738

先前有提到,創立西武集團的堤康次郎在小田原電氣鐵道的登山鐵道從湯本延伸到強羅的隔年,大正9年(1920年),成立在蘆之湖的遊船公司 - 箱根遊船,獨佔了蘆之湖的觀光船事業。

但是,到了二戰期間進行了燃料統制的限令,當時還是駿豆鐵道的箱根遊船,決定不再停靠箱根町港。就連往來熱海與元箱根之間的駿豆鐵道巴士,都以該站無乘客為由,也不停靠箱根町。堤康次郎則將投資重心,移轉到一旁的元箱根。

就在這樣的狀況下,箱根町看似被堤康次郎給放棄了。於是,箱根町旅館業者與仙石原的有志者,有意共同成立新的遊覽船會社,恢復箱根町在蘆之湖的航運。這計畫當然對箱根登山鐵道有利,便獲得小田急的資金益助。就在昭和25年(1950年)3月,箱根觀光船株式會社成立。同年8月,箱根觀光船往返桃源台與箱根町之間的船班正式航行,駿豆鐵道在蘆之湖的獨佔地位就此被打破。

回望湖尻,其實箱根觀光船與蘆之湖遊覽船兩者的碼頭並沒有相差太遠,就因為空中纜車帶來的便利性,形成關鍵的差異。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湖面上的風又更加冷冽,但就是捨不得躲進船艙內吹暖氣,硬是不死心搜尋著富士山的身影,畢竟在箱根海賊船上,也是觀賞富士山絕景之處。
可惜富士山的方向還是白雲一抹,連纜車上所見的一腳雪冠,也都不見蹤跡。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湖面上首座見到的鳥居,是九頭龍神社本宮。除了耗時的從箱根園步行前往之外,實在想不出其他更快的抵達方式,只好忍痛將九頭龍神社從行程中刪除。
九頭龍神社本宮附近也是有座神山棧橋碼頭,平時船班沒有航行至此,只有在每個月的13日,九頭龍神社舉辦月次祭,蘆之湖導覽船才會停靠神山棧橋。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航行到蘆之湖的中段,在中央火口丘的駒之岳下方平坦地,是一大片由箱根王子飯店、水族館、購物中心、餐廳、滑雪場等綜合渡假設施所組成,稱為箱根園。蘆之湖東岸河景第一排的溫泉飯店,價格可是令我望之卻步。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IMG_0768

立於駒之岳(駒ヶ岳)山頂的白色突起物,相當醒目,也令人感到突兀。看似發射機台的基座,將宇宙飛行器朝蒼穹發射,其實是駒之岳的纜車站。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另一座湖上鳥居也漸漸轉入視線中。這是箱根神社的平和鳥居(平和の鳥居),我已經迫不及待趕快下船,接續下個行程後,再來訪箱根神社。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眼前出現早晨從飯店看到的上二子山及下二子山,以及更加粗壯高大的朱紅鳥居,表示船也即將靠岸。
IMG_0784

這做巨大的第一鳥居(一ノ鳥居)矗立在箱根觀光船的元箱根港,我們要停靠的棧橋非在此港,而是相隔著恩賜箱根公園的堂ヶ島的另一端,也是箱根觀光船的首條航線 - 箱根町港。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緩緩駛入箱根町港之時,隔著箱根飯店(箱根ホテル)的蘆之湖導覽船,正從箱根關所跡港啟航。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小田急與西武的箱根山戰爭,就像湖面航行的遊船,面對面相互逼近的對峙,背對背不回頭的各自遠航,交會又互別苗頭,恩怨情仇,剪不斷理還亂。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抵達箱根町港的時間才下午1點10分,還好趕得上巴士F線的第2班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離13:30發車還有些許時間,沒吃午餐的我們早已饑腸轆轆,先在小販買支烤玉米和烤魷魚。
_DSC0796
(借用Celia的照片)

一旁還出現了改裝誇張的機車車隊,這該不會是傳聞中的爆走族?湘南爆走族與GTO麻辣教師漫畫中的景象,今天居然有幸一睹。
_DSC0800
(借用Celia的照片)

車隊離開伴隨持著轟隆隆的排氣聲浪,揚長而去。
_DSC0801
(借用Celia的照片)

在站牌前站了好一會,時間已過下午1點30分,心裡想著巴士竟然誤點了。想法才一過,F線的巴士就出現了。眼看巴士愈來愈近,車頭上的電子字幕卻是顯示"回送"兩字,司機也不願意載客,馬上又空車開走了。

這可真是晴天霹靂,沒有下一班車了。雀躍的心情馬上被澆了冷水,因為不明原因去不了Skyline了。早知如此,就應該直接搭船去元箱根港。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行程瞬間被打亂,心情鬱悶,連前去箱根關所與箱根驛傳紀念銅像的事都忘得一乾二淨。只是無神地坐回箱根町港的等候區,等待前往元箱根的船,然後再做打算。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這回搭乘的是Vasa 北歐獅瓦薩王號,從箱根町港到元箱根港的航程,大約10分鐘的時間。然而,在箱根觀光船成立之初,欲將航線拉到蘆之湖導覽船所在的元箱根,可沒那麼順利。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昭和25年(1950年),箱根觀光船雖然再度開啟箱根町的航線,市場的反應卻不如預期。大多的旅客還是選擇離箱根神社較近的元箱根港,也就是駿豆鐵道的蘆之湖導覽船的航線。於是,箱根觀光船不甘示弱地著手規劃停泊元箱根,並按照安全協定,棧橋的設置位置,需與蘆之湖導覽船的棧橋相距100m以上。

在成立隔年,昭和26年(1951年),箱根觀光船確實將棧橋設置在對手棧橋的100m之外,位置卻是在對手的東側與箱根神社之間。可是這地點位在富士箱根國立公園(今稱富士箱根伊豆國立公園)的區域內,必須先取得厚生省的許可才能進行建設。

為了搶乘客,箱根觀光船不但沒有獲得厚生省的許可,也無視元箱根居民的反對,便駛向元箱根停泊。
IMG_0814

小小的天鵝船依附在平和鳥居(平和の鳥居)下方,彷彿有了生命,畫面頗為有趣。
IMG_0815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箱根觀光船硬是停靠元箱根的舉動,當然惹怒了駿豆鐵道。如此違法的行為,神奈川縣也無法坐視不管,下令箱根觀光船拆除棧橋。然而箱根觀光船拒絕將棧橋撤走,反倒繼續航行及停靠。這座違法的棧橋存在了3個月,下場就是遭到神奈川縣代為執行的強制拆除。

後來,在神奈川縣與厚生省協商下,提出了共同使用棧橋的折衷方案,但未獲得駿豆鐵道的同意,箱根觀光船也就只能依據安全協定,在蘆之湖遊覽船的元箱根棧橋西側100m處,設立自己的港口棧橋,這才在昭和28年(1953年)能夠正式停泊元箱根港。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湖面上的紛爭好不容易落幕,路面上的爭奪仍在持續燃燒,在這場爭奪戰中,最大的受害者卻還是乘客。

在小田原駅,就不斷上演雙方用麥克風大聲指引旅客上車的爭奪戲碼,再加上箱根登山巴士與駿豆鐵道的巴士塗裝樣式相近,旅客常因為聽不清楚就將暗黃的箱根登山巴士與墨綠色的駿豆鐵道巴士搞混。在蜿蜒的山路,雙方更是互不相讓,擦撞如家常便飯,讓旅客苦不堪言。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現在當然不再有此狀況!

藉由運輸大臣的調停,以及神奈川縣於昭和36年(1961年)買下早雲山線自動車道、靜岡縣於昭和39年(1964年)也買下十國線自動車専用道路,確保元箱根至湖尻、箱根峠至十國峠的路段不再受阻。

昭和43年(1968年),駿豆鐵路株式會社、小田急電鐵株式會社、箱根登山鐵道株式會社、東海汽車株式會社的社長,在東京王子大飯店簽下友好協定,箱根山戰爭正式劃下句點。

著名小說家 - 獅子文六,也將小田急集團與西武集團在箱根21年的對峙,寫成「箱根山」小說。

到了平成15年(2003年),為了挽救旅客逐年下滑的箱根,小田急與西武這兩大集團攜手合作,提出令本地人也大吃一驚的箱根觀光振興。兩大集團的交通路線與設施開始互通,整併巴士路線及號誌、推出套票,演進成今日如此便利的箱根。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海賊觀光船 & 駒之岳纜車

接近下午2點半,我們站在元箱根港,還懊惱著無法搭到巴士F線,當下那一刻仍無法拿定接下來的行程。

2016.02

Day 1 日本昇龍道:名鐵名古屋.新特麗亞中部國際機場.昇龍道高速巴士券
Day 1 日本昇龍道:雪花飄飄.來去合掌造り集落(合掌村)住一晚
Day 2 日本昇龍道:灑粉補雪的合掌村.荻町城跡.三間小屋
Day 2 日本昇龍道:飛驒小京都.繪卷般的高山市三町
Day 2 日本昇龍道:榮.名古屋電視塔.Oasis 21
Day 3 日本昇龍道:名古屋城.天守の金鯱
Day 3 日本東海道:進擊.東海道新幹線.喵喵小田原城
Day 3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之箱根登山鐵道.箱根湯本.樂樂近道
Day 4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之箱根登山鐵道.宮之下.富士屋
Day 4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之箱根登山纜車.大文字明星岳
Day 4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之箱根空中纜車.箱根海賊船.箱根山戰爭.殘念大湧谷
Day 4 日本東海道:箱根周遊之蘆之湖遊覧船.駒之岳索道纜車.箱根神社
Day 5 日本東海道:JR東日本.Super View 伊豆舞孃.超景踊子號(スーパービュー踊り子)
Day 5 日本東海道:皇居.江戶城.東京駅
Day 5 日本東海道:夜色.東京鐵塔.淺草寺
Day 6 日本東海道:隅田川.淺草寺.日暮里.京成電鐵Skyliner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