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2-1:槍澤.殺生.直上槍ヶ岳山莊

今天是體力的考驗,欲下塌的槍岳山莊就建在槍岳旁稜線上,山的稜線有多高,離目的地垂直距離就有多遠。要從海拔1,620m的橫尾山莊,直到海拔3,060m的槍岳山莊,再攀上海拔3,180m的日本第五高峰 - 槍岳。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從梓川的河谷,沿著坡面直接上切,說起來很容易,卻一點也不輕鬆。雖說背包已經盡可能輕量化,落差超過1,500m的爬升卻想省也省不了,唯一的方式就是一步步的耗,每蹬出一步,就離稜線又近一點點。
Day 2

從橫尾山莊出發,沿著梓川在槍見河原中前行,一路都在樹林間緩緩的爬升,特別神清氣爽,覺得自己就像是昨日遇到的學生一樣,是來郊遊健行。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基本上這只是一大早的暖身運動,漫無止盡的之字坡正在後頭等著我們。槍岳從樹梢間露出了頭,原來我們今天的目的地有那麼遠!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一の俣之後,轉往梓川源頭的水流,也就是從槍岳潺潺流下的槍澤,地勢也緩緩隆起。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晨光灑落,穿透林隙,把溪水照的閃爍耀眼。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從橫尾出發後,我們一直走在背陽面的山徑,有光卻曬不到溫暖的太陽。約莫一個半小時來到槍澤小屋 (槍沢ロッヂ),高聳的松林突然被撥開,頭頂露出一整片湛藍,暖意直上心頭。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我例行性地掃視一圈玄關的販賣品,沒有想出手的,但卻瞄到風呂兩字,這也是一間有提供浴場的山小屋,若是時間充裕,也可推進到此入住,就是屋前景致沒有橫尾山莊來的印象深刻。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論距離、論海拔,雖然槍澤都非介於橫尾與槍岳之間的一半,海拔1,820m的槍澤小屋卻是兩者之間的一個重要中繼點。從槍澤小屋之後,山徑轉為陡升,林相漸退,地形與景致與先前截然不同。當然,這個中繼站也是我們休息之處。避免打擾山莊內休息的山友,我們在屋外的木桌椅短暫歇息,陽光曬的暖活,我也趁機小睡了一會。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再出發,結束前面4km的暖身運動,陡的路段要開始了,接下來的5.9km,是愈來愈陡!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我們走在乾河道岸邊的樹林地帶,穿出樹林,眼前景致豁然開朗,前一天在河童橋望見的山谷,又重現眼前,而且在光線的照射下,更添一份濃豔的色彩。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更讓大家興奮的,乾涸的河道上出現一大片未融化的殘冰。這是冬天層層積雪的冰河地形,已經沒有雪,只剩硬冰。身處熱帶與亞熱帶的我,對於8月夏天還能在山區看到殘冰,絕對是件新鮮事。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走上這段硬冰,大夥就玩得不逸樂呼。只可惜我們是往上行,而非往下去,不然就可以一屁股坐下,像玩一座冰雪的溜滑梯。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在冰川上健行也並非那麼易事,沒人踩踏過的斜面上,仍容易滑,最保險的還是跟著前人走出的路跡。不一會,來到槍澤大曲リ,是水俣乘越與槍岳路線的分歧點,海拔來到2,100m,稜線就在眼前,卻是那麼的遠,槍岳也躲了起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夏天的冰川地形也要特別小心,畢竟已經在漸漸融解,暗藏險地。尤其是冰與岸邊岩隙之處,一旦踏破,輕則皮肉擦傷,重則扭傷或骨折,那麼這趟行程就告終報銷了。我們正在擺pose時,夏老師與彥廷正在做警示標記,以免後人走入危險之處。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冰川路段的結束,宣告之字路的開始,在圈谷坡面上奮力地向上爬。每當累了坐在路邊岩石上休息,回頭望,就是壯闊的西岳及赤沢山,還能望見稜線上紅紅一點的ヒュッテ西岳小屋。在看到槍岳之前,這條稜線就是我用來衡量高度的依據,每休息一次,就覺得離西岳及赤沢山的高度又近了一些。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圈谷中雖有未融的冰雪,環視群山早已花草盛開,撲上了一層青翠地毯,綠意盎然。在中級山這種高度,不可免的,就是隨之飛舞的昆蟲。通往槍岳之路,會有一群長的像蜜蜂的果蠅,就是在你爬到累了,拖著漸感沈重的步伐,手也懶得舉起來時,飛到耳邊嗡嗡嗡說著歡迎你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在西岳及赤沢山右後方的蝶ヶ岳稜線也現蹤。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已經能夠望見左方碎石坡上方稜線平緩處的天狗原,槍岳也稍稍露出尖頂。終於又見著槍岳的那股喜悅,把我從無盡之字路的虛空敲醒。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躲在西岳及赤沢山後面的常念岳,也悄悄地露出像桃子般的山頭。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喜悅來的快,去的也快,雖然看得見尖尖的槍岳,但路程還是很遠,稜線上的槍岳山莊,槍岳下的殺生小屋 (殺生ヒュッテ),都還是小小的,還要奮戰好一段時間。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從橫尾上到槍岳山屋,路途漫長,但也不太無聊,走累了就回頭看看風景,一路上許多其他隊伍也在一同努力,每每擦間而過,こんにちは的招呼聲為彼此再打打氣。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往ヒュッテ大槍的叉路指標下,已經可以清楚看見位在殺生平的殺生小屋,我們的午餐就在不遠處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殺生平下方有座播隆窟,播隆 (ばんりゅう)是一位江湖時代後期的淨土宗僧侶,稱為播隆上人於1828年 (文政11年)7月28日初登槍岳,在此洞窟修行,被視為槍岳開山第一人,也稱此為坊主岩屋。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經過一個整個上午的爬升,終於在12點半左右來到槍岳下這塊稍微平坦的殺生平,殺生小屋就在面前。這可真是救贖啊,終於可以安撫咕嚕咕嚕叫的肚子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餐點有咖哩飯及烏龍麵,再拿了罐維他命C汽水,就癱坐在椅子上,完全無視小屋的紀念商品,實在是被陡上折騰累翻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殺生這名稱很特別,並非我所想的奪取生命的意思,而是指此地寸草不生。也的確,後段路程也只有小片又零星的草叢地,分布在雜亂的破碎岩區。

穿過殺生小屋外的營地,我們繼續前往槍岳山莊的最後一哩路。途中見著一塊破裂的岩塊,上面刻著"穗高縱走路北入口",一旁還刻著"東京營林局",這在當年應該是一座石碑,全貌已經不知道是長怎樣,也查不到,更好奇南入口的石碑會在哪,只查的到東京營林局已在1999年(平成11年)改組成林野廳的森林管理局。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再回頭望,常念岳、蝶ヶ岳、大滝山、霞沢岳的山稜一覽無遺。圈谷內,左有赤沢山,右有明神岳、前穗高岳,西穗高岳,還有露出一點點的奧穗高岳。殺生平上一點一點的帳棚,為寸草不生的坡面點綴上鮮豔色彩,突然覺得在那邊紮營也好幸福,帳棚門一拉開,就有一級棒的展望。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在東鐮尾根上的ヒュッテ大槍小屋,海拔2,884m,現在也能用俯視的角度來觀賞囉。ヒュッテ大槍的展望也是一絕,傲視群峰。ヒュッテ大槍後方是西岳旁的ヒュッテ西岳小屋、赤沢山,然後有座比較不明顯的中山,最後排是常念岳、蝶ヶ岳。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赤沢山與西岳往北的稜線路稱為喜作新道,後排常念岳左方是橫通岳、東天井岳,然後與喜作新道匯合於大天井岳。從大天井岳再往北到燕岳,即是另一條熱門路線 - 表銀座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遠遠看,殺生ヒュッテ、ヒュッテ大槍、ヒュッテ西岳這些小屋,頗像紙上遊戲大富翁的紅色旅館,也像在山岳上放了一塊小積木。來張殺生小屋的特寫照。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當我們覺得離殺生小屋愈來愈遠時,就一步步接近槍岳山莊了。看到通往西岳及大天井岳的叉路指標時,就真的離稜線不遠了。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就連正在登頂槍岳的山友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下午2點20分,來到槍岳山莊門外。終於達陣,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與爽快!
2015.08 槍穗連峰縱走

非常想與其他山友般,隨意坐在山莊外聊天賞景。但在這之前,必須完成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折騰一上午後,用辛苦汗水換來的重頭戲 - 槍岳登頂。

2015.08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1:散策上高地.走進北阿爾卑斯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2-2:雲湧.夕陽.槍ヶ岳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3:通往北穗高岳的考驗 - 大切戶.長谷川峰.飛驒哭泣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4-1:翻越涸澤岳.前進穗高岳山莊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4-2:日本第三高山峰奧穂高岳
日本槍穗連峰縱走 DAY 5 & 6:新穗高空中纜車 & 平湯溫泉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