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繞恆春半島 DAY 1:百K直奔旭海.追逐鐵道驛站 (台東新站&太麻里&多良&瀧溪&大武車站)

單車分段環島再次啟動,花東四橫四縱的路線,相繼完成縣道193、縣道197、台30縣玉里到台東、台9縣台東到玉里、台9縣壽豐到花蓮市,剩下騎不完的路線,有待另排行程。這次連假就換個口味,不再往花蓮方向騎,閃避冬季狂嘯的東北季風,往南追逐南國屏東的熱情豔陽。



台鐵夜車馳騁花東縱谷,天初亮時緩緩停下,窗外已是台東車站。先窩在車站大廳座椅上吃早餐發呆,等車行開門領車,就可以出發奔往今天的目的地 - 旭海。


離開台東車站,我們決定先來更生北路上的卑南包仔店和卑南豬血湯碰碰運氣,再來份熱騰騰的早餐。只是真的還太早了,我們只能望著拉下的鐵捲門,就連天空都開始為我們哭泣。


雨勢不大,騎了幾個路口後就騎出雲雨範圍,雲卻未被陽光射穿,等待撥雲見日。

去年在東河的小店鋪中翻到明信片,見著這像是雪白城堡的建築物,還以為是哪裡的教堂,拿著明信片請教了店員,才得知是台東市的富源國小。




今天是星期一,學生正在上課,下午五點後才開放給民眾參觀,無緣進入走走。




從台東車站到旭海,路程破100公里。從未單日騎那麼長的里程數,得奮力地騎,免得在後段山區摸黑。如果只是一昧地往前騎,有點乏味,就順道光臨台鐵南迴線上的車站。

台9線沒有從南迴線的每一座車站正前方經過,畢竟省道都會繞過市區。第一座拜訪的車站就是知本站,一眼看上去,除了站體前方木造的屋簷,建築主體還挺有台鐵車站早期建築的味道。




知本溫泉是卑南族原住民在溪床上掘地準備耕種時所發現,屬於野溪溫泉。直到西元1914年(大正3年)建設成知本溫泉公共浴場,成為知本當地首次出現的浴場。然而,知本車站要等到1985年(民國74年)南迴線開始營運後才設站。


知本車站為三等站,擁有島式月台兩座,拜溫泉所賜,成了南迴線上除了端點車站(台東車站、枋寮車站)外,上下車人數最多的車站,也可算是南迴線上的第三大車站。如今人潮稀稀落落,不勝唏噓。


南迴線車站中,如果也是不計入端點站外,唯一在站內有設立販賣部的也就只有知本車站了。只可惜今日未營業,與上午的卑南包子和豬血湯相同,只能望著藍色鐵捲門興嘆。


車站前一片綠地廣場,右前方是射馬干山,左前方是追分山。這裡以南都屬於古魯凱的步道系統,早期從西部屏東的隘寮北溪上游的阿禮部落,也就是現今台24線的終點,有一條部落族人的狩獵貿易道路,翻山越嶺,從追分山的左側接到知本溪,在日治末期拓建成知本越嶺道。射馬干山右側則有一條古道接到大南溪,至台東利嘉。




不遠處停了幾輛大型遊覽車,大陸遊客三三兩兩的散步,這到令我挺訝異的,一來車站離知本溪溫泉區還有一段距離,二來是遙遠的知本溫泉居然有陸客慕名而來。車站前反倒少見本地觀光客,看來2009年(民國98年)莫拉克風災對知本溫泉的重創,至今仍未恢復昔日榮景。這也讓我想要在下個冬天時,搭著火車來初泡知本溫泉,因為台東到知本間的電氣化路線已經正式啟用,省去轉乘的功夫了。


騎過橫跨知本溪的新知本橋,進入太麻里鄉美和,沿著海邊行的花東省道台11線匯入台9線,終點就在台9線的393K處,全長178.229KM。








從華源海灣開始,就是接連不斷的上坡路段,遠遠看著朦朧的景象,有如海市蜃樓,真希望是自己被曬昏了頭,眼前盡是假象。




這就是順時針環恆春半島的宿命,還沒出發前就被同在騎車和爬山的夥伴警告過,這段路要逆時針騎才能輕輕鬆鬆享受一路從壽卡滑到知本的樂趣。網路上找的資訊也大多選擇逆時針騎行,順時針騎肯定是趟苦行,偏偏又避不開。還好天氣不算好也不算差,上坡看膩了,就看看不同顏色層次的大海,背後偶爾也有東北季風幫忙推一把。








進入太麻里後,天氣漸漸熱,雲漸漸蒸發,露出藍天。我們轉入日昇路,緩坡而上,下一個車站就在眼前。




太麻里車站為三等站,站前有偌大的廣場,站體也是南迴線上規模最大,擁有兩座島式月台。1988年(民國77年)設站,北與知本相距11.7KM,南有香蘭車站,但是1989年(民國78年)設站的香蘭車站因為使用率不高,營業不到10年,便於1997年(民國86年)廢站。太麻里車站南方的下一站則是相距11KM的金崙車站,南北相距之遙,讓太麻里車站成了台鐵車站中最孤立的一站。














車站前方的日昇路,恰如其名,就正對著太平洋,正確的時節,太陽就會從車站正前方升起,號稱台灣最早看見日出的車站。此時正好面光,光線太亮,拍不出大海的藍,那種出站就能直奔大海的景象,就留在記憶回味吧。


太麻里市區買杯手搖冷飲降溫,繼續往南行。沒有突如其來令人倒抽一口氣的大上坡,這段緩坡、平路在山海之間蜿蜒,想要騎的悠閒,倒是灰朦的雲聚集山坡,隨時想往來個反捲,將我們捲入灰暗的世界。

加速通過這段路,卻錯過了廢站的香蘭車站,有著柔美的女性名稱,期待下一次能與你相會。金崙車站也在一念之下,想著未來還是會再走浸水營古道,就會再來投宿於金崙,也一起錯過。








多良上方的天空亮了許多,輪轉在筆直的南迴公路上,要按下煞車實在有點猶豫與抗拒。突然想到藏身山腰、俯瞰蔚藍海灣的多良車站,在新聞媒體的大力介紹後,雜亂到變了調。好奇心使然,決定停了下來,隨著人潮走上車站,看看能不能找回些,那座停留在我2006年記憶中的車站


1992年(民國81年)設站的高架招呼站,開站後,一日只有兩班列車停靠。想當然,這車站的運量就與我當時初來訪一樣,吹著2月的海風,冷清清。依稀記得多良車站一年的運量人次約50餘人,經鐵路局與當地居民的協議下,終於在2006年(民國95年)10月正式裁撤本站。

走到站前,大大的多良觀光車站掛在眼前,果不其然,印象中的模樣又多了許多招牌、裝飾,建物也重新上了漆,多了些商業的氣味,多了些不必要,一眼望去也覺得更雜亂。








無人看管的招呼站,打從一設站就擁有兩座岸式月臺。妙的是,鐵道只有一股,從東面的月台上下車。這種景象的產生,是因為原先預測此區段會是南迴鐵路全線運量的瓶頸,多設一股道讓列車在此交會。設站幾日後,卻發現沒有交會的需求,山側的鐵道遭拆除。

諷刺的是,因業務清淡而廢站,又因大量觀光人潮湧入而熱鬧起來。只是人一多,就混亂。原本可以靠在月台的護欄上,悠然自得處在太平洋與中央山脈間,下方是南迴公路,後方是南迴鐵路,偶有列車奔馳而過,劃破寧靜的空氣。現今只能趴在觀景台上,眼巴巴望著被圍欄隔的老遠的月台。
2015.02 鐵馬環繞恆春半島







帶點失望離開多良,可能是心中的那幅景象不在的因素,也許是愈來愈暗沈的天空使然。

騎著騎著,即將要進入到大溪。這地名還真是熟悉,原來除了桃園大溪、宜蘭大溪,台東也有一處名為大溪的社區部落。


鐵道從大溪這座部落的外側劃過,台9線又從鐵道的外側駛過。騎上跨越大竹溪的大竹高橋,準備過大溪而不停,繼續向南,卻在橋邊草叢中撞見月台,些許猶豫,還是從橋上折回。

畢竟與這裡還是有點緣分,當年碩士論文一送交,兩天不夜泊的機車環島的尾聲,輪胎鋼圈因駛過地面大坑洞凹了,硬撐到輪胎完全消風,突然決定轉入這部落碰運氣。那是一個不該有車行營業的週日天,就算有營業也不該是在這部落之中。那天跟今日一樣灰暗,當下心情也很灰暗,但在部落深處,一位車行老闆用鐵鎚把輪框敲回原貌。

瀧溪車站雖然在台9線旁,但必需要繞進大溪才能抵達。台鐵的車站大多以地名來訂名,但在地圖上是找不到瀧溪這個地方。此車站在計畫中是要命名為大竹,1992年(民國81年)開站後,因地名改訂名為大溪,卻又與宜蘭的大溪車站同名,所以用北邊瀧部落及西邊大溪部落各取一字,成為瀧溪車站。




車站站房是一個凸字形,黃色的磚牆,如果沒有特別的維護,就容易覺得髒。內部大廳挑高,光線從上方的窗戶照入,採光明亮,只是一片空蕩蕩,牆面的白漆脫落。或內或外,都缺乏維護,感覺就像放任荒廢一般。難到這就是2002年(民國91年)從三等站降為甲種簡易站後的命運嗎?這也是少數幾座有對號列車停靠的簡易站,如此對待,實在可惜。








車站擁有島是月台一座,夾在隧道與隧道之間,若是在這下車,此情此景,應該會有遺世獨立的感覺呢。








我對南迴線上的車站,大多有種歷經滄傷的感觸,離開後不免有點憂鬱。只是眼前的上坡還等不及讓我抒發一下壓抑又說不出來的情緒,馬上就讓躲在我內心的文藝青年煙消雲散,要我將情緒轉化成動力,宣洩在腳踏板上。




沒有特別做功課的後果,就是錯過了富山號誌站,另一個廢止的車站,直抵大武鄉。

愈往南,車站就愈在部落深處,在趕路的時候,會有股想過站不停的念頭。過了大武國中,停在民族路路口,望不見路底的車站,看看時間,剛過下午1點,下一站就是達仁了,此刻逛逛大武車站,再去挑戰本日大魔王,時間應該還算充裕。

車站前方有做排灣族和平部落的勇士雕像,這裡的舊稱是巴塱衛,在原住民語的意思是"拿棒子打",這是早期排灣族東移到現今大武溪口附近時,溪口的沼澤濕地無法開闢利用,需要用棒子來敲打地面來辨別,而得此名。








大武車站設立於1992年(民國81年),屬三等站,是南迴鐵路由西向東穿越中央山脈後,經過古莊車站後,第一個離台9線最近的車站,算是南迴線上的大站。車站位在大武溪旁的山坡地上,從車站外看,站房是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等會走到月台,又能發現站房設計的巧思。


站內一樓侍候車室,二樓是售票口、警察分駐所、檢票口,以及通往月台的通道。




三樓是值班站長室及行車室,另一邊則是月台。


經過站務員的許可,我們穿過通道,走上月台。

大武車站擁有兩座島式月台,站房看過去就只是一棟很一般的兩層樓建築,怎知走到站外又是另一個模樣呢。月台上可以遠望太平洋,但是大武漁港在大武溪的南方,從月台無法望見。
















跨越大武溪後,林務局大武工作站就在大武街後方,沿著大武溪右股的大武林道,就能抵達浸水營古道的步行終點-加羅板部落。也許是當年走完浸水營古道已經累癱,接駁車開出大武林道天色漸暗,這段路怎麼回想就是沒有印象。

不想騎到摸黑的情況下,在更深處的古莊車站就完全不考慮繞道探訪了。台東的南迴線車站就差康樂車站、金崙車站、古莊車站、廢止的車站三和車站、香蘭車站、富山號誌站,有待下回再來。


騎到達仁已經下午兩點,午餐就是台東放山牛肉麵,據說這兒的牛肉都是由老闆自行養殖、自行宰殺。網路上查到的資訊,店家是位在加油站對面,我們卻沒瞧見,只看加油站旁的這間。我們又從達仁頭騎到達仁尾,再騎回來,沒有發現其他牛肉麵店了,看來應該是搬到原址對面了。


看似平凡無奇小小碗的牛肉麵,湯頭與牛肉卻是完美的搭配,肉是愈嚼愈香。


飽餐一頓,又在全家便利商店補給,足足休息將近50分鐘。下午三點準備迎戰今日的大魔王,也就是從達仁開始連續12KM的上坡,直到南迴公路最高點壽卡(H460M)。稍早的趕路,都是為了多擠出一點點的時間,可以用在衝上壽卡這段路,因為我可不想摸黑再從壽卡騎到旭海。


農曆年假將近,南迴公路即將湧入大量往東返鄉的車潮,交通錐已經擺妥、嚴陣以待。






今天還是上班日,南迴公路這段路上的往返車輛不多,不太有車輛呼嘯而過的壓迫感。眼前倒是一個又接著一個的S形上坡,踩到腦袋一片空白,氣喘吁吁。




終於來到大武分局森永派出所,這也不過是闖魔王關的三分之一路程,但還是要暫停休息一下。雖然返鄉車潮還沒出現,員警依舊很盡職地值勤。2006那一年,半夜3點騎機車經過這,也是被熱心的員警攔下,請我喝了杯熱茶。這次員警則是熱忱地招待礦泉水,想到馬鞍袋中已經補給了好幾罐,還是心領了,這時候多幾克重量都會斤斤計較。



山路無止盡的蜿蜒,腦中開始想像著,那時要是規劃逆時鐘騎乘,壽卡到達仁這段就是輕鬆滑囉。腳下踏板愈來愈硬,單車像沈重重的鐵塊,我們爬進午後繚繞中海拔山區的雲霧中,濕漉漉的水氣沾滿身,只覺眼前一片慘白。




縣道199路標出現!緊接著,紅白磚相間的壽卡鐵馬驛站也出現了,闖關成功!卻也只想癱坐著休息。








休息了15分鐘,小雨沒有停的傾向,不大不小,身處雲霧中就是這樣。再10分鐘就5點了,剩下縣道199與縣道199甲這兩段路程,只能繼續前進。

看著縣道199的0K起點,緩緩的上坡。原來還要繼續爬坡啊,心情有點低落,但也只能認命,畢竟也沒別條路可選。一轉個彎,出現的居然是一連串的下坡,一路開心的滑,讓地心引力牽引我們前行。






離開雲霧帶,雨也停了。10K後,轉左接上縣道199甲線0K起點,繼續一路滑。終於在6點,天色暗下之前,騎進旭海村。














經過一日漫長的推進,從台東車站到旭海,騎乘111.93KM,最好的收尾方式就是在旭海溫泉泡湯修復,好迎接日的新挑戰。

2015.02

環繞恆春半島 DAY 2:沐浴墾丁的冬陽
環繞恆春半島 DAY 3:貓鼻.白砂.落山風
環繞恆春半島 DAY 4:未竟的山中號誌站 (枋山&內獅&嘉和遮體&加祿&枋寮車站)

2 則留言 :

chung kwong Lee 提到...

上次早去富源國小,只能外拍遠眺逛逛....

chung kwong Lee 提到...

知本車站帶給我驚喜....
其一,在這呆等了197分鐘(有退票);
其二,花蓮地震.
哈哈! 回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