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橫四辣之雨中屏風山

沒有想到這一天這麼早就到來!
爬過畢祿山與羊頭山,只是單純的想著畢羊縱走,從沒有想過再登另外兩座就是中橫四辣。既使能選擇的三天高山行程計畫愈來愈少,重複去的行程愈來愈多,也未考慮過屏風山。總覺得這登座山還不是時間,不是體力及膽識問題,也不是難度或天數問題,就是時候未到。屏風山塊所散發出的吸引力,還未能觸動內心蠢動的慾望開關。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一場4月的屏風山邀約,三天的快樂逍遙遊,正好糜爛慢活。

很久沒有第一天一早才出發的行程,台北還不錯的好天氣,愈往南投山區愈不妙,還沒到花蓮縣大禹嶺,雨勢漸增。大夥想的應該都一樣,清明連假穩定氣候的預報又失準了。

車門開啟的那一刻,真有股想撤退的念頭。但這念頭只存於腦中,看著大家不甘不願的下車,穿上雨衣、整理裝備,身體還是像機械般不由自主動了起來。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反正一會走進樹林,頭頂有好幾把大樹為我撐傘,單眼相機也許還是派的上用場,適時還是能拍拍雨中即景。終究還是把已塞入背包中躲雨的單眼在拿了出來,掛在脖子上,套上雨衣,保護在胸前。

從大禹嶺登山口一開始,就是最不想遇到的下切,下坡走多少就要還回多少上坡。下切塔次基里溪的山徑舖滿落葉與松針,本來該是鬆軟好走的地毯路,沾滿雨水後卻濕滑難行。

一個恍神,步伐滑了,毫無防範下,也來不及用登山杖撐住,整個人就往左前方撲了出去。倒下去那一刻腦中一片空白,只有眼中的畫面旋轉了90度,接著左額頭與腹部一陣悶痛。

好在是倒在一片松針軟土上,沒有辛辣的咬人貓,就連先碰地的額頭,也只有稍為的疼痛,連腫都沒有。倒地的位置還真是幸運,要是撲向石塊,恐怕已經負傷撤退了。

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繼續下切。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摔倒後腳步變得小心翼翼,緩緩的下切到塔次基里溪支流。因為下雨的關係,溪水略濁,但水勢不影響渡溪。只是過溪後,身體開始有了變化,先前那陣腹部悶痛,產生了影響。

眼前濕漉漉的岩壁上,刻出一條羊腸小徑,記錄中的危險路段要開始了。我們在濕滑窄小的山徑上,繞山壁而行,在樹林中高繞、陡下。只是一個高繞後,要跟上前一個隊友漸漸感到吃力,雙腳開始不聽使喚,漸漸使不上力,也更容易覺得喘,體力直線掉落。這應該是從大禹領第一段下切時,摔倒正面撲地後,包在雨衣中的相機重重頂向腹部所造成的。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愈走愈慢,需要停下坐著休息的感覺更加強烈,再這樣下去只會拖延隊伍,於是自願到最後方壓隊,重新挑整步調與節奏。

眼睜睜看著隊友繽紛的背包套色彩離開視界,卻使不上力追近,我卻只能慢步而行,狹小路徑上的樹根還一直卡登山杖,真是讓我覺得嘔氣,卻又無可奈何。這時,我終於深深體會到那些在擂台上,吃了幕之內一步一記肝臟攻擊的對手,被瞬間剝奪心志與體力的痛苦,然後就腳軟露出破綻。現在只要再補上一記羚羊拳或輪擺式位移,我就會被KO了!

本來認為多年前走完百岳前哨站的北插天山之後,在心境上很能從容面對類似的地形。然而接連不斷的陡下,旁側又是一不小心就會垂直墜崖的落差地形,如同飛簷走壁,實在是有點分不太出來是因為地形危險而步伐膽怯,還是腹部重擊後才腳軟。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走到最低點的鐵線吊橋,第一天猶如中級山難行的路程將告一段落,鬆了口氣,收起忐忑心情。滾滾濁流在吊橋下奔騰,湍急的聲勢令人敬畏。好在吊橋如其名,被牢牢綑綁,穩穩地撐起塔次基里溪兩岸的連結。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拖著不聽使喚的雙腿,往營地的緩上坡也是種折磨。經過吊橋營地,已經有隊伍進駐,忍著就地坐下賴著的念頭,繼續推進。走了好一會,突然廣闊的空地出現,松針營地到了,心中喜悅如同被赦免了般,軟弱的雙腳終於可以解脫。

營地的地形有如河階台地,就像立霧溪旁的布洛灣,這是立霧溪上游塔次基里溪的的河階平台。四周圍繞松樹林,樹林後方的溪谷垂直而下,溪水於底處奔流,走近就能聽到嘩啦拉的溪水聲,往回幾步又一片靜謐,幾頂帳棚搭在柔軟的松針上,有如一個小天地。

帳棚外細雨依舊綿綿,點起營燈,癱軟在暖暖的小空間中,烤乾一路帶來的水汽。

夜晚的歡樂,總是讓隔天醒來會有一股嚥在喉中卻又說不出的落差感。眾人默默整理著裝備,周遭包圍著一股凝結的氣息,與其說是蓄勢待發、嚴正以待。

打從爬出睡袋的那一刻,非常的不妙!雙腳肌肉非常痠痛,大腿與小腿無一倖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第二天就肌肉酸痛....應該也是昨日腹部挨了一拳後,過度使用軟嫩雙腿所造成的後果。到底要不要放棄,留守營地?這個問題一直不斷在心中問著自己。更何況天氣不好也不差,雨雖然已經停了,但在屏風遮掩的山坳中,陽光曬不乾濕氣,濕漉的感覺讓人只想繼續躲在睡袋中。又想到昨日累攤的路程又要再來一遍,這就跟畢羊縱走一樣,不小心想不開才會再一次的行程。一想到這,雙手還是俐落地整理起了攻頂包。

上到了合歡金礦營地,不少木板鋪在碎石地上,讓營地更平整。這些木板應該是從昔日工寮所拆下的,隨著遠東金礦公司及合歡金礦公司漸漸被世人淡忘,掏金熱潮也在深山中煙消雲散。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資料來源:照片摘自上河台灣百岳全集 from 阿欽仔的旅遊日記
屏風山巨大的山塊拔地而起、矗立於前,與其說是屏風,用城牆來形容更為貼切。日光照不進來,山中依舊清涼,只是濕氣散不去,芒草沾滿露水及雨水。一段腰繞路,經過四處水源,一面高聳之牆突然現身,渺小的我們知道要開始向上賣力地爬了。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腳下從踩著碎石泥沙,到錯綜盤踞的樹根,再到巨大的岩塊,一步步緩慢的拉高高度。樹梢林間偶可望見對面的小風口遊客中心、合歡山遊客中心、松雪樓、滑雪山莊,在陰冷的屏風遮蔽下,彼端曬得暖洋洋的箭竹坡,勾起那種渴望被日光照射的心情,成了繼續往上的動力。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拉繩、上攀,通過一個個崩壁、垂直落差的地形。眼前鐵杉像是敞開了大門,但開闊的前方仍是一塊大石壁,離稜線只剩一步之遙。

上稜線前最後幾步,遇到全身濕淋淋的地陪小黑。讓你久等了,早上9點才走上稜線,背陽面的箭竹上,還殘留著前一夜的霧淞,一定很冷吧!我們趕緊上稜線去曬太陽吧!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鞍部的東面向陽坡是一小片低矮箭竹坡,在此迎接期待已久的暖暖陽光。視野在稜線上獲得解放,雲霧漸散,在過曝的展望中,僅隱約可見雲海拍激奇萊東稜屏障。經過前方的危崖崩壁,這裡是屏風山給穿梭山林,艱辛登高的岳人,登頂前的犒賞。

通往峰頂的山頭,低矮的箭竹突然長高,長的比人還高,穿行在霧淞剛解凍的箭竹中,還是逃不了濕身的命運。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三角點就在山徑的盡頭,出現有的有突如其來,周遭被樹林包圍,無展望。

屏風山,H3250M,三等三角點6378。拔地而起的狹長山峰,有如屏障橫列阻擋,因此列為九嶂之一。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午後2點,再次回到松針營地,天氣已經轉好,陽光從林隙灑落,微風從溪谷吹拂而來,這真是一個風乾衣服及裝備的好時機。今日要再多宿營一晚,不用急著拔營趕路回登山口,優閒度過舒適的午後時光。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一夜好眠後,腳酸的程度減緩了些,回程漫長的上坡考驗,同樣飛簷走壁,照舊卡登山杖,一樣緩慢行進。渡過塔次基里溪支流,最後一段的爬升是屏風山對岳人的慰留,倒是辛辣的咬人貓,原本是給岳人不經意的贈禮,這趟卻沒什麼見著,應該有人來整理過步道。大夥埋首苦爬,離公路就只剩幾步了。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大禹嶺H2565M的標高路牌,是雙腳解脫的告示,已生出綠葉枝枒的紅粉櫻花,是終點的象徵物。卸下背包,內心那股成就感及滿足感大於平時,這也許是比預期的日子還要早攀登了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2014.04 中橫特辣屏風山

往武嶺的途中,窗外是奇萊北峰與屏風山的恐怖斷稜。這段驚險刺激又高度挑戰性的奇萊北壁下屏風,還是遙遙相望、看看紀錄過乾癮就好。反倒是接連走訪小辣羊頭、中辣畢祿、大辣屏風之後,就只剩下特辣口味的白姑大山。讓我更加迫不及待10月白姑行程的到來,中橫四辣的拼圖就可以湊齊了。

2014.04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