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婆蘭取大小劍 - 揮軍大劍山

2015年的最後一日,不像往年待在台北市區倒數的跨年活動,這回一下班,便立即驅車往山裡移動。我們在黑暗靜謐的台7甲線前行,在南山村揮別了2015,來到全新的2016年。我們在車內互道新年快樂,車窗外也有額外驚喜,一道道花火升空,照亮夜空。一直到半夜1點來到環山部落,都還在放煙火,原來部落自行放的煙火,也是很嗨。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與同是落腳環清宮的小雙、莫理斯、小杜相互預祝山行順利後,我們先行離去。話說這開春第一發出隊,我們的大小劍與莫理斯的北二段都不太順遂,只不過北二段又更加撲朔離迷、曲折離奇。

駛過台7甲線66.5 K不遠後,來到國光客運的中興路站牌,而站牌旁不起眼的農舍及產業道路,是此行的起點 - 茂松林道。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隨著百岳數的增加,行程難度的提高,就更加覺得生不逢時,相見很晚。山友2008年的行程記錄,還能一路開車到防火巷登山口才起登,不知道哪一年,樂山橋被大水沖斷。也不知道哪一年的大雨肆虐,林道也崩了,翻開上河文化的步行示意圖,行車最多只能抵達台電的松茂水文站。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登山防火標語看板,下方寫著大雪山示範林區管理處。這個行政單位存在於1960年(民國49年至1989年(民國78年),後來改名東勢林區管理處,文字還是由右念到左,可見年代已久。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如今,連車都開不進松茂水文站,中興路到仁壽橋這段林道,柔腸寸斷。車行10分鐘的路程,變成1小時的重裝步行。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仁壽橋的檢查哨與流籠都拆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山友自行投遞入園證的信箱。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大甲溪對岸的松茂部落再會了,4天後才會重見文明。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1月正該是即將進入隆冬時期,今年卻不怎麼冷,就連山區都滿是綠意,枯樹紅葉零星分布,倒是挺像入秋時分。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我們花了1小時走到只需10分鐘車程的松茂水文站。多了這一小時的徒步路程,挺為尷尬,在day 1的安排上,究竟是要直接推進上油婆蘭營地,先苦後甘,隔日在營地睡到飽;還是僅前進到推論池營地,補足體力,隔日再上。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歸屬台電大甲溪電廠管理的松茂水文站,曾經用來蒐集大甲溪水位及流量,以及推論德基水庫的流量。如今已經廢棄,僅過客會短暫借用。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不論最後選擇了油婆蘭或推論山營地,都要面對天然茶色的看天池水源。樂山橋下的溪水,是最後的活水源,每個人依能力自行汲取,畢竟後面有天梯的考驗。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大水沖斷的樂山橋,靠著搖搖晃晃的木梯連結橋面與路面,已經很難想像能通車時的景象。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樹林中穿梭半小時後,來到著名場景,防火巷天梯。看別人記錄中的照片,總覺得不過就是座小山丘,沒多高,也沒什麼難度。親臨現場一看,這堵直立的牆,實在是又高又陡,勢必一場硬戰。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翩翩飛舞的曙鳳蝶 (謝謝Peellden指正),停在綠草上,與我們休息一會,便又振翅離去。風一吹,飛的又高又遠,消失在我們眼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輕鬆寫意的林道,馬上180度大轉變成噩夢般的防火巷。陡上、陡上、再陡上,大家很快就變得鴉雀無聲,在沉悶又無止盡的之字坡上奮戰。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好不容易爬到比底下林道的樹還高,終於探出頭,比對面的梨山部落還要高。後排是隔著合歡溪的武法奈尾山與北合歡山,左前方被樹擋住的閂山,莫理斯小隊應該也在努力中。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防火巷的坡度實在太銷魂了,來張斷面秀。芒草是這樣長的!這種斜度怎麼不架個流籠或索道!好吧....就算伐木的那個年代有在這裡架索道,現在也會淪落到荒廢的命運,也沒得搭。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休息倒是挺方便的,隨處坐,坡度剛剛好,不用刻意下背包。不過重裝加上帳棚還是挺艱辛的,很想把剛才在樂山橋裝的水,全部到掉。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當然事情並沒有想像這麼簡單,可不是爬完我們在林道盡頭所見的這座天梯就沒事了。後面可是天梯一座接著一座,愈來愈消磨意志。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第一座天梯就花了將近一個小時,後面就連時間都懶的記錄了,畢竟押在隊伍最後面,速度只有愈來愈慢的份。時間花愈久,背上欲感沈重,索性看看晴空下的山景。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背後依舊是梨山部落、東捫岡、武法奈尾山、北合歡山,往西合歡山的稜線也露出了大半。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前方出現此行的目標物,小劍山、佳陽山、布佚奇寒山、推論山、油婆蘭山、大劍山。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北方是雪山主峰與雪山南峰,想要撿大小劍,也是可以安排個5天從雪山主峰走過來。只是我已經立誓不再背帳棚上主峰,等再經歷多一些,能力再強一些,再來破戒。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東方的中央尖山很顯眼,反倒是南湖大山就少了帝王之姿。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拉進一點來看,前方是武陵苗圃一帶及平岩山,後排則是南湖北山、南湖大山北峰、南湖大山主峰、南湖大山南峰、巴巴山。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獨立的中央尖山,也來張獨照。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累了就休息,也難得有塊平坦的空地,趁機躺著補眠。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忘了翻到哪一年的記錄,防火巷是滿地松針,像是條鋪著地毯的通往山頂康莊大道。現在全被芒草佔據,就算路跡明顯,看上去的心情就是會不一樣。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午後1點半,抵達獵寮營地。樹林遮蔽大半的日照,冬天爬山尷尬之處,爬的時候一樣熱得要命,停下來休息身體馬上又涼了下來,像這種沒有陽光曬的陰影處,更是冷的想打哆嗦。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前方隊友繼續與陡坡奮戰,好在獵寮營地之後的陡坡斜度,已經不如一開始那麼嚇人,稍稍緩了一些,但還是很陡。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漫無止盡的天梯,防火巷景象也愈來愈雜亂。什麼防火巷,爬的火冒三丈,但除了繼續向前,也無可奈何,內心愈走愈感淒涼。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高度接近海拔2,800m,閂山山頂看得一清二楚,後方的鈴鳴山與畢祿山也露出頭來。油婆蘭上大小劍,與同是重裝、背帳篷、背水的畢羊縱走,艱辛程度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也不知道背包現在是多少公斤。出發前整裝秤重已經21 KG,加上取水、接濟額外的公糧....嗯....還是不要多想了,繼續爬比較實際。

接近5點,樹林中的天色漸暗,小何也走不動,每踏出一步都相當緩慢,行走一小段距離就需休息。雖然還剩一個陡坡就上到推論山,但歷經超過8小時的背負,已經無法再頂上另一顆背包,考慮到天色及紮營,還是撥了電話請已到營地的隊友回來接應。

差5分鐘5點,抵達推論山,H2,801M,三等三角點6311。要是推論山上沒有這顆基石,我想應該是不會有人認為這是一座山的山頂,頂多就是支稜上的肩部。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謝謝抖樹支援,背走小何的背包,抵達推論池營地,終於結束day 1的硬仗。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日落彩霞染紅了輕柔雲絮,配著美景,享用素珍大廚的酸菜白肉鍋。不知道是不是肩膀太酸太累,沒什麼胃口,倒是睡意卻十足。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原本預計摸早黑拔營的第二日,由於前一日的天梯太過摧殘,今日行程時間也充足,就睡到天亮5點半才開始活動。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東方唯二沒被樹梢遮擋的的兩座山頭,朝日下成了剪影,一為中央尖山,一為畢祿山。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中央尖山,單攻行程更是遙不可及。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7點拔營出發,前方是佳陽山、布佚奇寒山,右上方的草坡,就是油婆蘭山。油婆蘭營地也就在那兒,繼續爬坡吧。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佳陽山的稜線,垂直而下的崩壁,一瀉千里,看了就讓人退避三分。前往小劍山,必定得翻越此山嶺,這道關卡頗不好惹。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往油婆蘭這一段又一段的爬升,滿地箭竹,幾乎沒有林蔭可躲,直接曝曬在日光下,即使冬天,還是炙熱難耐。天氣出奇的好,好處是山巒一覽無遺,連三星山、見晴山、馬武霸山、魔葉名病山、拔都諾府山、巴都服山都一覽無遺。北一段的多加屯山、審馬陣山、南湖大山北峰、南湖大山主峰、南湖大山南峰、巴巴山、中央尖山,再到北二段的甘薯峰、無明山、鈴鳴山、閂山、羊頭山、畢祿山,都出現了。就連躲在甘薯峰兩旁的曉星山、清水大山,以及畢祿山旁的立霧主山、帕托魯山也清晰可見。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再爬升一段,合歡山群峰、北三段能高安東軍、南三段甘卓萬群峰,以及玉山群峰的美麗山巒,我就全都用眼睛收下囉。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下方碧綠的池水,是德基水庫的大壩攔截大甲溪所形成的湖水。那塊平坦的台地,是冰河時期佳陽山沖刷崩塌而下的礫石,堆置形成的佳陽沖積扇。在日治時期曾發生屠殺泰雅族人事件,因而佳陽沖積扇也有了惡魔島的別名,如今則是一塊平靜安詳的果田。中橫公路還未受到921大地震摧殘前,早期也有山友利用台8線,越過新佳陽吊橋來到佳陽沖積扇,再從圖中右邊的支稜上的防火巷,爬上佳陽山,再登大小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北一段、北二段、北三段,百看不厭。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來到與布佚奇寒山和佳陽山差不多高之處,四周一顆樹都沒有,有的皆是黃澄澄的箭竹草坡。最硬最遠的小劍山,靜悄悄從兩山之間露出頭。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登上油婆蘭山,H3,308M,光禿禿的草坡山頭,無基石。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飯店有無邊際游泳池,我們有無邊際草坡。在雄偉壯闊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的襯托下,我們渺小的不得了。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草坡凹陷處,是看似能遮風的油婆蘭營地,能遙望劍南尖山後方的巨大屏障 - 北稜角、雪山主峰、甘木林山、雪山南峰。從推論池營地出發,花了2個半小時,約9點30分抵達油婆蘭營地。卸下沉甸甸的背包,今明兩天都不用再扛上肩,光想就覺得開心。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我們選了上層的營,水池就在旁邊,也可以避開下層地雷區。營地旁是大家口耳相傳、有口皆碑、營養價值豐富的油婆蘭池。油婆蘭池的池色深邃,撈出來像是梅子綠茶。若是不想飲用,除了從樂山橋背上來的水之外,還有另一個選擇,從劍南尖山鞍部下切到樹林中,找到志樂溪源頭的乾淨水源。位置就在眼前這鞍部下方的碎石坡底部,下切約200M....我想,連白姑大山的司宴池都喝了,嚐嚐油婆蘭池也不成問題。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立起帳棚後,收起想要撲進去休息的慾望,因為天氣正好,此時不登大劍山,更待何時。10點40分,往大劍山出發。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大劍山就在眼前青黃草坡上的裸岩,感覺很近,腰繞再上切,卻也沒想像中的快。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草坡山頭的優點,既平緩好走,又有美景環繞,就像在看360度的劇場。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回望劍南尖山與油婆蘭營地,明明從油婆蘭看過來就覺得距離就很近,位置互換後,卻覺得遙遠。可能從日本槍穗連峰縱走回來後,一直都沒出隊登台灣高山,腦中一直停留在從山屋出發不久就能登頂的模式,還沒切換回來。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底下的山谷,是我們於樂山橋取水的上游,右邊是我們爬上來的防火巷,左邊支稜之上也有防火巷,其實打開Google Map,這山區的支稜上,多數都開闢了防止野火蔓延的空曠帶。大甲溪上游支流把這些支稜鑿刻的皺摺猙獰,再與前方源自中央山脈南湖大山及中央尖山的主流匯流。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背後的志樂溪的山谷更陡峭,侵蝕切割更加劇烈。陡峭的山勢一路上到山稜,這不看還好,一看嚴重影響士氣。那稜線上一座又一座的山頭,就是明日我們要去小劍的路線。其中一座坡面只露出岩壁的,肯定就是佳陽山!那麼,要翻越四座山頭才會抵達的最後一座,就絕對是小劍山了!
這時,白姑山系也來湊個熱鬧,夾在布佚奇寒山與佳陽山與小劍山中間,分別是白姑大山東南峰、白姑大山主峰、白姑大山西峰。用來當作對照組,安慰自己,從司宴池經東南峰到主峰,輕裝來回也是12小時左右,跟小劍沒什麼兩樣啦。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3年12月底的黃姓青年在大劍山遇難,隔年三月才被發現,正值壯年,而且完成傲人的一日谷關七雄,實在令人惋惜。事件後,雪霸國家公園在大小劍的沿線設立了黃色指向牌,相當顯眼。從雪山主峰經翠池而來的雪劍線,就不知道有沒有設立指向牌了。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來到裸岩地帶,穿過低矮盤踞的玉山圓柏、玉山杜鵑,樹叢中還藏有刺柏及小蘗,一不小心就中招,刺的精神都來了。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岩石節理的破裂面,像撕牙裂嘴的鋸齒。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從油婆蘭營地出發2個小時後,來到稜線山頭,要再走過石塊錯落堆疊的瘦稜,才抵達另一端的大劍山山頂,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被拉線之處,是提醒切勿走錯的路徑,就是當時黃姓青年誤闖之路。說真的,要是上來時沒有記牢路線,下山沒有抓對方位,以當時同隊隊友描述起大霧的天氣狀態,很容易就踏錯一步。先前在濃霧中登頂向陽山,返回離避難小屋較近的登山口,險些迷失在開曠又霧茫的岩塊堆上,也遇相同的狀況。只是我們懸崖勒馬,發現不對勁,便折返找回正確路徑。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先頭部隊已經抵達山頂,馬上跟進。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過瘦稜時內心居然產生一分恐懼,可能是久沒上山,鈍了。但登頂的喜悅很快就壓過那絲恐懼,也趕緊讓悶很久沒上山的枇杷膏出來透透氣。
大劍山,H3,594M,三等三角點6610,又稱巴多瓦諾敏山,是雪山山脈的第三高峰,列為十峻之一。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山頂展望一級棒,從東北面到東南面,雪山主峰、北稜角、雪山南峰、志佳陽大山,一直到北一段、北二段、北三段、合歡群峰、干卓萬群峰、玉山群峰,峰峰相連。就連中海拔的太平山山區,以及奇萊東稜上的帕托魯山、磐石山、太魯閣大山,藏在最後排也不難發現。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西北到西南面,則從雪山二號圈谷到翠池三岔山、火石山、頭鷹山、大雪山,用眼睛走了一趟雪山西稜。西稜後方有中海拔的鵝公髻山、加里山、北坑山、東洗水山。當然還有白姑大山群峰,及其後方幾座谷關七雄,但視力不太好,超出能辨識的範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放大一張鵝公髻山,若不是山下漂浮著雲層,新竹縣及苗栗縣的市鎮就能望見。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不安分的雲開始從東面強勢撲天蓋地而來,天空藍色的部分很快就被遮蔽。趕緊拿出張爸的揮毫,就算昨日才是元旦,晚了一天還是要大勢慶祝,用喜氣洋洋的春聯迎接新的一年。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大家還集思廣益,為我、小何、子豪設計了上下聯和橫批。大劍山的既成四十,就是我的第40座百岳。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隔日的佳陽山,將會是小何何不只30的第30座百岳,及子豪一泊二十的第20座百岳,怕被天氣沒收,也先來慶祝一番。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返回營地前,視野都還不錯,想不到雲霧席捲而來的速度之快,還沒通過劍南尖山下,就籠罩再強勢襲來的濃霧中。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預報的壞天氣,提前兩天來報到,降雨率提高到80%,讓我們放棄明日小劍的行程,直接下山。這倒是有點鬆了口氣,畢竟前往朝聖小劍的路,可非輕而易舉。出發前翻了幾篇記錄,還有兩篇是從營地摸早黑出發,走到日出時,理應該在布伕奇寒山的方向,卻居然又走回營地,甚至走往劍南尖山的方向。在這草坡山頭上,居然如此容易在黑暗中迷失方向。

3點回到營地,一鑽進帳棚,雨就開始落下。這一下,就沒完沒了,雨勢還隨著強風愈來愈大。由於太久沒出隊,大大疏失,沒有檢查帳棚,外帳縫線處的膠條大多都硬化脫膠,入夜後擋不住下個不停的雨,滲入的水滴入內帳。加上帳棚底的積水也漸漸滲入,天還沒亮,睡袋就濕了一大半。

真是個悽慘的夜晚,睡也睡不好,夜晚還有陸續從小劍回來營地的隊伍,想到有隊伍也在一起淋雨,就不感到孤單。這並非幸災樂禍,而是覺得就算發生狀況,也還能相互照應。

草坡山頭在黑暗中容易迷失方向的論點,在這個濃霧大雨的夜半12點就驗證了。一男一女也是從小劍歸來,飽受淒風慘雨的摧殘,完全失去辨識回營地的能力,對話也有氣無力。若非素珍恰巧上廁所後見著他們,引領他們回下層營地,他們很可能就往劍南尖山的方向走去,後果不堪想像。

在這風雨交加的夜裡,唯一有活力的,非屬黃鼠狼了。先是來拍打我的外帳,探一探帳棚內的反應,不一會,刷的一聲,就把我放在前庭的乾豆皮整包幹走。
避免冬粉也遭殃,趕緊收入內帳。黃鼠狼這回更加大膽,伸手來摸內帳,碰觸到我大腿,實在太囂張。

天亮後,一直在等待雨勢變小的空檔,好拔帳及整理背包。老天賞臉,拔營時沒降雨灑水,我們9點開始下撤,甚至到推論山都沒雨,索性脫了雨衣雨褲,涼爽些。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山嵐化開,我們的下山之路顯得翠綠,雲煙飄渺,宛如將步入仙境。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脫了的雨衣褲,在獵寮營地又穿了回去,雨就再也沒有停過。下天梯沾了滿腿的爛泥巴,在樂山橋下的溪水刷洗乾淨,順便洗洗裝備,今晚要入住計畫外的松茂水文站,至少不要把屋內弄得更髒了。

松茂水文站即使荒廢了,還是能遮風避雨,至少門窗都還能關上。簡單打掃後,過個夜還算不錯。一切安妥後,開啟神秘的召喚儀式,消滅剩下的糧食,看著YouTube影片,歡樂度過撤退的夜晚。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松茂水文站的門外,隔著大甲溪,對岸就是松茂部落的燈火。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開燈後,松茂水文站門前的模樣,其實是凌凌亂亂。正前方立了支電桿,卻沒電可用,有點遺憾。不打緊,今天的路程就只從松茂水文站走回仁壽橋,雨在夜裡也停了,悠悠哉哉。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登山挺令人扼腕的,莫不就是離開山區後,發現山下天氣晴。我們行駛在沿蘭陽溪而行的台7甲線,看著頭頂逐漸開朗的天空,遺留小劍山未行的些許遺憾,也煙消雲散。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遠方的龜山島在渺渺雲煙中,更顯真實,特意繞上牛鬥橋,一睹奇景。
2016.01 油婆蘭取大小劍 (只有大劍)

天梯啊天梯!傳說中路像站起來的牆,看來我又要找時間再來翻牆了。

2016.01

3 則留言 :

chung kwong Lee 提到...

好山好水好地方...

peellden 提到...

那隻不是台灣鳳蝶喔,是曙鳳蝶

Laxic 提到...

謝謝指正,又長知識了~!